留守兒童的假期:游戲以外無歸處?

來源:工人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1-26 編輯:文化網

文化網2019年01月26日訊:

  原標題:留守兒童的寒假沒有上不完的培訓班、國內外旅游,不少孩子沉迷于虛擬世界。村里樹蔭下、墻根邊,常見玩手機游戲的兒童——

  留守兒童的假期:游戲以外無歸處?

  “快趴下!左側有人!”“趕緊投煙幕彈!”“你會玩嗎?快和我組團?”寒假來了,海南省儋州市木棠鎮一所小學附近的小賣部內熱熱鬧鬧,五年級的李書義正和4個同學蹲在小賣部門口“吃雞”(一種戰類游戲)。游戲中,隨著角色不斷出招,李書義幾個人盯著手機屏幕的眼神也“沸騰”起來。

  記者走訪發現,隨著寒假的到來,相對于城市中忙于上各類培訓班的孩子,海南部分鄉村留守兒童則忙于用手機上網玩游戲,村里有WiFi的地方則成了他們整天玩手機游戲的據點和“娛樂場”。鄉村的大街小巷已經再難看到孩子們追逐嬉戲的身影,有的只是他們三五成群,神態專注地搓著手機屏幕,在虛擬世界打斗的場景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全球健康研究中心發布的《青少年成癮行為調研報告——基于2017/2018青少年健康行為網絡問卷調查數據分析》顯示,在玩游戲的時間上,留守兒童要高于非留守兒童。尤其是在“每天玩4—5小時”以及“每天玩6小時以上”這兩個時間段,留守兒童的比例明顯高于非留守兒童——相較于非留守兒童8.8%“每天玩4—5小時”,留守兒童的比例達到了18.8%。

  樹蔭下、墻根邊,常見玩游戲的孩子

  寒假一到,李書義便開啟了自我放飛模式,沒有了學校老師的管束,父母遠在外地務工,除了吃飯睡覺,他一天玩手機的時間少則六七個小時,多則近十個小時。

  “有時候會熬到夜里凌晨,打游戲、看動漫、追劇、看綜藝節目,還有聊天。我爸媽在外地打工,管不著我,爺爺奶奶也很好打發,讓他們嘮叨兩句就沒事了!”李書義告訴記者,他的同學們幾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機,平時上課不能玩,下課后,想玩得躲開老師。“現在好了,放假在家,沒人管,開啟手機游戲模式是‘最快樂的選擇’。”

  交談中,記者留意到,李書義多種手機游戲輪番上陣,滿格電池的手機,半天就沒電了。為此,他就直接坐在電源插座旁,邊充邊玩。

  說起孫子,李書義的奶奶頻頻嘆氣,她說,李書義由她帶大,一直都是聽話懂事的孩子,可這兩年,自從迷上手機游戲后,整個人都變了。

  李書義的奶奶說,每天下課回家,李書義就一聲不吭躲在房間,手指在手機屏幕上騰轉挪移,偶爾發出一句叫喊。以前自覺完成的家庭作業再也不碰,都是第二天早上臨上學前,才匆匆忙忙拿起筆,把作業糊弄一下。

  “自從沉迷手機游戲以后,他的成績在班級掉到了中下游水平,我很擔心,曾去學校和他老師說,可老師也很無奈:家長在家都管不好,我們老師又有什么辦法呢?”李書義的奶奶嘆息道。

  走訪中,記者發現,李書義的情況并不是孤立的現象。在木棠鎮的街頭巷尾隨便轉一轉,樹蔭下、墻根邊,常見玩游戲的孩子。他們說,喜歡玩游戲,上癮,停不下來。

  “村里能提供給孩子的活動太少了”

  “班上16個學生中,15人都有手機,有的比我的功能都全。本以為鄉下孩子的娛樂方式很原始純樸,沒想到他們也和手機游戲接軌了。”鄭玉秀是海南省白沙黎族自治縣阜龍鄉中心學校一名老師,她所在的學校里70%的學生是留守兒童。

  這兩年,學生們下課扎堆兒打游戲的現象引起了她和其他老師的注意。

  剛放寒假,鄭玉秀進行了家訪,看一下孩子的寒假生活如何安排,孩子們假期在村里聚集打游戲的場景讓她心痛不已。

  她發現有的家庭盡管經濟條件不好,父母還是會想盡辦法滿足孩子的愿望,給配置價格不菲的手機。“父母可能是出于長期不在家的愧疚感吧,有些家長可能比城市家長更慣著孩子,特別是男孩子。”鄭玉秀說,孩子們手機里一般都是游戲,或是一些短視頻、直播軟件,幾乎沒有和學習相關的應用。

  在她看來,鄉村孩子沉迷手機游戲,這與孩子們的教育環境分不開。“村里能提供給孩子的活動太少了,特別是假期一到,孩子有大量的空閑時間。相比于和老人說話談天,打游戲明顯更有吸引力。”鄭玉秀說。

  她介紹,很多學生尤其是中小學學生由爺爺奶奶照顧,對于學習管理和培養,不可能做到像父母那么精細,還有縱容或者溺愛的傾向。對于孩子沉迷手機游戲的行為,一是他們難以發現,二是發現了也缺乏有效的管理辦法。

  “長時間沉浸在游戲中打打殺殺,給孩子帶來的負面影響是顯而易見的,這不僅僅體現在學習成績上。無論是對孩子的心理健康發展,還是社會技能培養,都會產生影響。”鄭玉秀感嘆。

  呼喚有意義的陪伴

  “留守兒童手機游戲成癮這一新問題,背后是留守兒童教育缺失的老問題。”海南師范大學郭敏老師說。

  據民政部統計,截至2018年8月底,全國共有農村留守兒童697萬人。那么,如何讓留守兒童擺脫手機游戲?

 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“中國農村留守人口研究”團隊多年來對河南、江西、四川、湖南、貴州等地區農村留守兒童進行調研,該團隊認為,相較于城市兒童,留守兒童面臨更多生活無意義感的境遇,在城鄉社會結構、寄宿制教育以及村莊生活環境的壓抑和單調之中,電子游戲逐漸成為留守兒童逃離生活無意義感的唯一選擇。

  “家長的關心與陪伴必不可少。”郭敏老師認為,手機游戲本身作為商品屬性無可厚非,但如果缺乏監管,對于未成年人就會成為洪水猛獸。“加強監管,才能為未成年人樹立起第一道防線。”在她看來,現實生活中不滿足,才會到網絡世界中找滿足。因此,對于未成年人,家長監護和監管的到位,提供有意義的陪伴,是從手機游戲中把孩子們拉回來的最有效的力量之一。

  同時,郭敏建議,國家應該進一步推動對手機游戲的監管。對于游戲開發平臺,應該切實肩負起社會責任,讓防沉迷系統真正起作用。“要解決上述問題,需要家庭、社會和相關部門共同努力。監護人應盡好監護責任,不要把孩子丟給手機。學校等相關方面也應加強宣傳教育,對留守兒童監護人普及互聯網常識,使其認識到沉迷游戲的嚴重性。政府相關部門對留守兒童也要多一些關愛與幫助,讓留守兒童也能茁壯成長。”郭敏說。

  聲明:文化網http://www.pzigmy.icu/,本站除原創文章外,其他文章來源于互聯網,作者觀點并不帶表本網站,如果觀點爭議,請與作者聯系。

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