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學商量加邃密———讀劉夢溪先生近著《七十述學》

來源:中華讀書報 發布時間:2019-01-26 編輯:文化網

文化網2019年01月26日訊:

《七十述學》,劉夢溪著,生活·讀書·新知三聯書店、生活書店出版有限公司2018年9月第一版,58.00元

  歲次戊戌初冬,接獲劉夢溪先生近著《七十述學》,如久違師長而得親接顏色音容,喜慰非常,遂一氣讀之。當此傳統學術與文化日趨于鬧熱之時代大環境下,此書宛如空谷足音,其深沉而篤實豐厚之人文內涵,足令有志于吾國傳統學問者展卷而大受益。七十者,系夢溪先生自謂其行年,乃約數非實數,實則先生年近八秩,已漸至杖朝之年;述學者,即先生個人之學行小傳或曰學術自傳。以此觀之,則此書未可以尋常之憶舊談往錄視之,因寓“學”于“述”之中,自有包孕涵養、沉潛蘊蓄之意味在其中焉。

  蓋劉夢溪先生作為著名人文及思想史學者,其早歲曾涉足現當代文學及《紅樓夢》之研究,由當代復歸于古典、傳統,舊學融會新知、邃密兼能深沉,構成其學問之基本框架結構。先生為學之廣博深遠、特立卓識,早已騰譽于學界。尤顯難能可貴者,為先生所秉持并葆有之學術自覺精神,時時以“獨立精神、自由思想”作自我之勖勉并能切實踐行之。其人氣象之醇粹正大、研學之勤勉謹嚴、行文之古雅超逸、風致之溫厚清潤,在當代文史及藝文領域,洵可謂巋然屹立之高峰重鎮。

  藉由《七十述學》,讀者可明瞭夢溪先生個體生命之學術歷程從何處來,意欲往何處去。由文學之量變累積,漸至學術之自然自覺,而其深研并感興味之學術,可歸結為“六學”——文學、紅學、史學、國學、經學、宋學。文學、紅學為先生早歲之“舊營生”,固不必具論;史學,著眼于王陳錢三家之學乃至二十世紀中國現代學術范疇,對于王國維、陳寅恪、錢鍾書三大家之深研,于鉤玄索隱之中抉發要義,其研究成果多所發明創見,甚或引發學界一時之風潮,厥功不可謂不偉;國學,則深所服膺大儒馬一浮之“六藝”論,謂《詩》《書》《禮》《樂》《易》《春秋》六經足以概括其內涵,近年來更三復斯言、宣講不輟;經學,則從容詮解前述六經之意涵,探討其在今日之切實發用;宋學,乃由馬一浮而尋源溯流、直接宋儒,于濂、洛、關、閩四家之義理學術發覆鉤沉,以“古典綰合今情”,給今人以解決分歧與問題之大智慧。此“六學”是為夢溪先生治學之大要,而由文學入史學,進而轉入國學及經學,則為其學術研究之重要轉捩點。

  細加展閱,《七十述學》劃分作十七章節,按時序之先后、研學之進境為序,敘議相參,文風一貫地古雅整飭、平和溫婉。《發蒙》《進學》兩章,略論出生家世與小學、初中及高中求學經歷,讀來既感親情之可貴,亦備覺少小生活之艱辛備嘗。母親之淚,父親之愛,三哥二嫂之護佑小弟,讀畢掩卷,竟欲悄然墮淚。而神仙二爺之怪行狀,更躍然于人眼前也。《大學》《學變》《感遇》三章,憶念鐵獅子胡同一號之人大校園,愛書入骨髓之根基深植,對于傳統文史之學痛下苦功,人大諸位名師之高標風采等等,皆有生動之闡述,隱現出作者青春飛揚而華美多彩之大學生涯。唯學變之來臨,平靜之象牙塔生活不復繼續,因莫須有之派系斗爭而遭下放至山西太原勞動,再轉赴江西余江五七干校“參加運動”……幸而歷劫之后,得以全身來歸,斯可謂不幸中之大幸。大時代之風云涌起,在主人公身上烙印下深刻而鮮明之時代印痕,亦使其隱然感受到人生運會往復循環之神秘。可喜且可慰者,“學變”之后幸遇伯樂賞識,得入山西省委及文化部《紅樓夢》版本校訂組工作,其文史寫作與紅樓夢研究專長得一用武揮發之地。

  《反正》《倒懸》兩章,辛酸曲折所在多有。對于當代文學研究創作之“悔其少作”,可覘見謹嚴不茍之反思精神;而個人遭際之困厄與境遇之“倒懸”,更激勵作者“以逆境為園林,以書冊為法侶”,沉潛心志于讀書研學之間,是則苦難既磨折人,亦造就人之意涵也。《歸趣》《入史》《學緣》三章,見證了其學術新生命之興起與創獲,乃由前此之當代文學及“文藝理論”研究,豁然轉型為對于傳統學術文化之精研。創辦《中國文化》《世界漢學》而廣受學界贊譽,由王國維、陳寅恪、錢鍾書三大家,直探中國現代學術經典之淵藪,并以《中國現代學術要略》一書統攝歸納之,百川歸海、千峰盡覽,誠非大手筆莫辦。

  讀來尤令人感到興味者,乃《學緣》一章所敘及與前輩眾學人之往還交誼。繆鉞詩箋之清逸雋雅,張舜徽于張元濟學行之一再推重力薦,程千帆之獎掖勖勉,季羨林之溫厚知己,趙樸初之禪境妙理,錢鍾書之高蹈脫俗,湯一介之儒者氣象,柳存仁之治學謹嚴等等,論事記人、懷想故友,尤具生花之妙筆、卓異之見識,可見詩朋文友酬唱問答之樂,筆端深情郁結,飽含忠恕仁厚之人文關懷。甚或因想見其人之切之篤,師友中之往還親近者,亦不時入其夢境中,則先生所用情可謂深而厚矣。且也,陳寅恪先生所謂“了解之同情”,夢溪先生亦實能踐履之。書中論文議事、品評人物,多秉持此一原則。先生自謂為文多忠恕之語,“臨文以敬”,確乎能于日常中踐行之。我輩晚生后學,當以此為借鏡標榜,筆底存“忠厚仁恕”,以期合于儒家之旨。

  《訪學》《病課》《講學》三章,可見作者“切問近思”“明辨篤行”之歷程,與史華慈、傅高義、杜維明、狄百瑞、金耀基等西方漢學大儒或傳統學人之對話訪談,又可見先生學術視野兼通中西,并不拘泥自陷于我國傳統學術之藩籬中。此種“包容會通”“海納百川”之態度,當為今世學人所尊奉。應邀前往海內外各大學及學術研究機構演講,使夢溪先生之學術思想得以實際揮發,念茲在茲而不遺余力。《宗經》《國學》兩章則自成一體系,前者由深嗜馬一浮先生,而溯源及于宋儒與《六經》,“玩經讀易”之后“論析和同”,更對宋儒張橫渠之“哲學四句教”予以發覆索隱,深究其學理義涵。對于國學之辨義,為先生近年來再四闡論之命題,主張以馬一浮“六藝之學”為旨歸確認,即應以中國文化之最高形態——“六經”為國學之內涵,以小學(即文字、音韻、訓詁之學)為進階,輔之以公民之國學教育,可謂不刊之至論。

  全書最終以《立敬》《緣起》兩章為收束,前者暢論誠信、愛敬、忠恕、知恥、和同等傳統價值理念之內涵,古典今情、融貫一體。主“敬”主“誠”,言念無已、反復不倦,已然是菩薩心腸、慈悲手段矣。讀其文展其卷者,其心焉得不誠敬耶?最末一章則自述撰作之因緣、自道為學之宗主,開誠布公、掬誠以道,將七十余年之學術生涯囊括而簡論,豹尾之斑斕多彩,于是乎在也。

  縱覽全書,夢溪先生所關注之命題或方向,亦即以古典之視野所觀照探索者,在于人類共同之命運與世界發展之大勢。解“將無同”,析“和而不同”,論“仇必和而解”,談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更由“同人”一詞之意涵,倡揚吁請當今地球之上主政治國者,“欲處‘同人’之世,須有‘大通之志’”。所謂“大通之志”,亦即遇有紛爭糾葛,與其兵戎相見,莫若以同理心、同情心而與人求同、求通,最終達成和解而避免爭斗。此一理念,實非鄉愿之一廂情愿,而確乎為中國傳統文化中“和同”觀念與義理之生動詮釋。先生更援引宋代理學大儒張載之哲學四句教,“有象斯有對,對必反其為;有反斯有仇,仇必和而解”,認為其中蘊藏中華文化之大智慧。以此論證勘驗今朝之世界格局及國際關系,乃至未久前之中美貿易戰、中印邊境事件等例,可見夢溪先生立論之確鑿不可移易。

  夢溪先生生于上世紀四十年代初,正風云板蕩、波詭云譎之時,未久即江山易主、政權鼎革,社會氛圍及文化傳統亦正處于新舊交替與轉換之間,則先生童幼時所經歷者,乃傳統文化與新興時代兼具。且其時距國學大師輩出之一二十年代亦不甚遠,前輩流風遺緒可約略探知,是為中國傳統文化花果飄零之歷史時期。生于此際,兼之好讀書史、敏于體悟,難免不會對傳統文化生發內心向往之情。此或可視為先生學術志業之肇始基因。

  而先生研學之勤謹不茍,更為我輩之楷模。多年來著述勤勉不倦,書室“無夢齋”中縹緗滿鄴架,坐擁書城而與典籍為伍。尤其可嘆可羨者,乃其寫作撰述之書桌電腦旁積滿書卷圖籍,而每冊書卷中所插入之標簽卡片,竟累累然層層疊疊,自上迄下聯貫一氣,正與書卷相終始,足見先生精邃細密、積古功深之學術考據功力。近年以來,先生之著述漸呈井噴之勢,氣韻磅礴而品質豐厚,相繼出版有《中國文化的狂者精神》《陳寶箴和湖南新政》《陳寅恪的學說》《馬一浮與國學》《現代學人的信仰》《將無同:現代學術與文化展望》以及皇皇三巨冊之《學術與傳統》,而其研析江西義寧之學之最新論著《陳寅恪論稿》,著重對于陳氏學說體系之外部學術觸點予以著論闡發,新近亦已由三聯生活書店出版面世。

  我與夢溪先生交往之歷程,回想起來歷歷在目,充滿和煦之溫情。自二○○三年歲杪于江蘇南通初識先生,迄今恰已十有五年,此十五年中,先生但有著述出版,皆屢屢惠賜予我并視為文章知己,實令我既感且慚,未能窺探先生學問術業之萬一。先生嘗書贈“文章知己他鄉得,學問因緣自琢磨”“獨立精神、自由思想”“切問而近思”諸題詞以贈,亦嘗于其舊作《文學的思索》一書扉頁,題贈“文學是青年的夢想、作家的食具、學者的歧途”,實為充盈著思想光芒之智者之語。今草成此小文,謹略述拜讀《七十述學》之些許感想,不敢謂為評論,先生待我溫厚,其能然乎?另更有深切禱祝者,先生年近八秩,是為耄耋將至,而神明不少衰、精力正強健,順頌身心俱康健,思愈精而筆愈妙,不斷著述研究,以啟我茅塞、新我眼目,則亦學界之福之幸也!

  聲明:文化網http://www.pzigmy.icu/,本站除原創文章外,其他文章來源于互聯網,作者觀點并不帶表本網站,如果觀點爭議,請與作者聯系。

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